上海

打好“上海牌”引来“顶流”海归

中国青年报   王烨捷   2021-02-05 10:25:17

  

图片来源:CFP


      2020年,约2.2万名海外留学归国人才落户上海。他们中,毕业于世界排名前100名大学的人占比超过50%,毕业于世界排名前300名大学的占比近80%。值得注意的是,“十三五”期间,上海累计引进留学人员6.7万余人,比“十二五”期间增加了1倍多。越来越多的海归人才在国外学成后回国工作或创业。

  数以万计的海归留在上海的背后,是这座城市想尽办法吸引“顶流”留学人才的满满诚意。

  留创园里藏着“顶流”海归

  “一大波海归回国,能否给他们一个好的就业、创业环境,留住他们中的高精尖人才?”上海漕河泾留创园(即留学人员创业园)总经理赖浩锋本身就是20年前的海归。如今,他所在的漕河泾开发区科技创业中心,专门开辟约6000平方米的办公区给海归创业用,而为这些海归服务的工作人员,60%也是留学归国人员。

  从1996年建设留创园开始,上海迄今已有12个像漕河泾留创园一样的留学人员创业园区。2020年,上海又出台了进一步支持留学人员来沪创业的若干规定、留创园管理办法等政策文件,以留创园为载体,吸引优秀海外人才回国创业工作。

  以漕河泾留创园为例,这里已经走出包括澜起科技在内的多家留学归国人员创办的上市公司,集成电路、新材料等“硬核”领域的创业者大有人在。

  瀜矿科技是一家专门为钢铁企业高效处理钢渣的环保企业,其创始人是3名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青年博士。“中国每年产生3亿吨钢渣。其中两亿吨钢渣被用于水泥、建材等领域,1亿吨钢渣被废弃。”瀜矿科技CEO周小舟正是为了这每年1亿吨的钢渣而来,他告诉记者,从2008年至今,我国已有历史堆存钢渣20亿吨,此外每年还在新增1亿吨钢渣。

  中国,正是他和他的团队大显身手的舞台。2009年,周小舟凭借优异的成绩从上海大学考入哥伦比亚大学地球与环境工程系攻读硕博学位,主攻二氧化碳的回收、利用和封存。读博期间,他找到钢渣循环利用的好办法。2019年,他决定回国创业。

  公司接到的第一个大单来自包钢。每接到1吨钢渣,使用瀜矿的技术,就可以产生0.7吨粗铁料,消耗0.2吨二氧化碳,产生的0.5吨石灰石材料用于造纸、橡胶、塑料等。

  “我最看中的是上海的综合发展环境和这座城市为海归人才量身打造的政策。此外,上海还具备得天独厚的产业优势。”周小舟说。

  如今,在漕河泾园区里,周小舟有一处约1200平方米的中试实验场地,他的团队也从最初的3人发展到30余人,“去年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们的房租也免了。”2020年,周小舟和他的两个合伙人受益于留学人员落户新政,按照留学人员企业负责人和团队核心成员“1+3”直接落户条件迅速落户上海,并拿到上海浦江人才计划“第一桶金”50万元,用于购买实验设备等。

  据了解,浦江人才计划专门针对海归人才,2005年至2020年,共资助4000多名海归,资助总额近9亿元,这些从15万元到50万元不等的资助金被大多数海归人才用在了实验设备购置和科研开发上。

  拿什么留住高层次海外人才

  2020年年底,上海发布新版《留学回国人员申办上海常住户口实施细则》,新版细则对留学人员落户政策进行了优化完善。

  比如,新政对国(境)外知名高校学习获得博士学位,以及世界500强知名企业、跨国公司等担任高级管理、技术、科研职务的人才,给予“全职来沪工作后可直接申办落户”的便利化待遇;对上海紧缺急需专业的海归人才,“全职来上海工作6个月后可直接申办落户”;对带着自主知识产权来沪创业的留学人员企业负责人和团队核心成员(3人以内),“来沪创办企业6个月后可直接落户”。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全国出台了一系列吸引海归人才的计划,各地人才政策从原来的比补贴金额、纳税优惠等,变成了人才发展“软环境”的比拼。

  深圳的“孔雀计划”打造专门的展示交流中心,既能展示、介绍当地人才服务工作,还能为人才和产品提供推广和展示的平台;南京溧水区建立了人才发展检测云平台,通过大数据对企业和人才进行管理,并为其提供精确、快速的服务。

  在上海理工大学,一项光学领域的全球重大进展得以实现。来自美国、南非、以色列等全球各个国家的学者,这段时间都在加强与该校光电信息与计算机工程学院实验室的联系。2020年,在美国工作23年的青年光学专家詹其文回国发展,他在上理工创造的“飓风光场”受到世界瞩目。

  “国内有最好的实验室,有充沛的人才梯队,是时候回国了。”詹其文选择的上理工,拥有全国规模最大的400个光学实验平台、6000平方米的超净光学实验室,共1万多平方米的实验环境,此外还有超三分之一学者为海归的人才团队。

  周小舟也坦言,自己在上海能找到合适的研究团队,能与全球最大的钢铁厂谈合作,能自如地在上海生活,“一切都刚刚合适。”

  新时代海归创业更加多元化

  赖浩锋把周小舟、詹其文这样的海归,称为“顶流”海归。他告诉记者,2020年是一个“海归拐点”。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众多在外留学的高材生产生了回国工作、创业的想法;另一方面,新时代的海归,比“老版”海归创业更加多元化。

  赖浩锋说,上世纪80年代回国的一批海归“硬核”技术最多、品质最好。但随着我国开放进程的加快,赴海外留学门槛降低,新一代留学生更喜欢在海外攻读金融、经济、工商管理等专业,他们在新老经济的迭代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些电商平台、共享平台等由这批人创造。

  到了新时代,2020年,赖浩锋看到了一群手头既有“硬核”技术,又很有商业头脑的海归青年,“新药、新材料等领域,都有一群原本在国外就能很有成就的人在往回走,我们要打好‘上海牌’,把这些‘顶流’人才吸引回来并服务好他们。”

  去年,借着海归潮,赖浩峰所在的漕河泾留创园吸纳了大批海归青年回国实习,他把优质的海归人才推荐给入驻这里的海归创业者,帮助他们组建团队。实习、工作、创业三位一体的服务链条就此建立起来。

  漕河泾留创园甚至还为这些创业者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贷款,从2009年至今,已经与地方政府一起向海归人才发放24亿元贷款,由于留学人员创业企业技术含量高、市场前景好,“几乎没有坏账”。近期,赖浩锋明显感受到一股“人才回流、知产回流”的态势。

  近日,上海市政府又修订发布《鼓励留学人员来上海工作和创业的若干规定》,总结梳理了近年来上海支持留学人员来沪工作、创业的成熟做法,同时进一步提升政策能级,进一步完善留学人员集聚机制、培养机制评价机制和服务保障机制,进一步优化留学人员创新创业综合生态体系,形成一整套引进、培养、评价、激励、保障的海归人才引进、培育“闭环”,这也成为上海引才育才的一个重要特色。


责任编辑: 陆芸

优秀班主任的成长秘籍,请点击关注